///海边的故乡(作者:陈马兴)

海边的故乡(作者:陈马兴)

又见明月/又见往事的脸庞/那些忧伤的细节/浮现花朵潜在的暗香/一声鸟鸣没入云朵/飘过月下的山冈……

促动人情怀的诗句让我们来细细品味。

又见中秋月 

 

又见明月

又见往事的脸庞

那些忧伤的细节

浮现花朵潜在的暗香

一声鸟鸣没入云朵

飘过月下的山冈

 

今夕何夕?

那倒映在心湖的月

仿佛我犹疑不决的询问

在水波中荡漾

照亮了我们以往的记忆

也照亮了那曾经年少的面庞

 

渡  口

 

从迈特村到雷州70公里

中间记载着我大汗淋漓的学生时代

 

那时的安榄渡

只有5分钱的宽度

但5分钱一碗牛腩的气味

香喷喷飘荡在渡口

仿佛是摇摇晃晃的渡轮涌起的波浪

撞击着我的心

 

县农科所座落在渡口的西岸

田间到处是那个时代的标语口号

寒窗苦读的岁月里

我只读懂了一个“饿”字

 

在安榄渡口上

小贩的叫卖声

喊痛了那些年的清晨和黄昏

也记下了我囊中羞涩的靑春

 

时光过去三十年

每当我驾车在高速路上驶过

安榄渡口的船已经消失

河面上波光闪烁

恍惚中我依稀看见

那个消瘦的充满了期待的少年

依旧在哪里眺望着未来

 

 

有时我梦见全村的男人

被大队的高音喇叭预报的台风

刮上了屋顶

为帮父亲加固茅屋

我也会爬上高高的祖屋

但常常会像雨滴一样

被大风无情地吹落在地上

 

有时我梦见

为了摘到那棵最大的果子

我会攀上最高的树顶

每当我低头  树干却变得又细又陡

我叫喊着坠落

猛地在一身大汗中惊醒

 

有时我也会梦见

太阳高挂在天空

故乡的海滩上闪烁着大片的金银

为了故乡富饶的梦

我一次次地攀上了高高的枝头

和面朝大海的屋顶

 

一个有梦的少年

总是幻想着

像那只预报台风的高音喇叭一样

把贫困中的故乡从梦中唤醒

 

童年的海鸥

 

很久没有听到海鸥的叫声了

是我远离了大海

还是它们消失在岁月的沙滩上

 

从渔村到城市

候鸟迁徙的道路依然如初

而我已回不到从前

 

在这纷纷扬扬的喧嚣中

许多人的空间不如一只候鸟

在一片浮云里

只看见自己的影子

遗忘了心灵的故乡

 

我时常想起海边的童年

看海鸥在大海上鸣叫,飞翔

 

深深浅浅的脚印

 

又见海鸥

又见白帆

却不见  椰树下

你的笑脸

 

海风轻轻

荡漾在我的心田

撩起层层漪涟

 

海湾那边

你迎风奔来

我张开了双臂

却是潮水打湿了我的视线

 

海滩上

一串串脚印深深浅浅

在岁月里萦绕我的缕缕花香

已在雨季的风里飘散

 

祭父母

 

已到中年仍漂泊在外

思乡的泪,常常洒落在他乡

清明回故里

拜土地  拜父母

杜鹃滴血  声声殷红

 

湿湿的目光高过蓑蓑的墓草

我天堂里的父亲 母亲呵

是你们的怀抱温暖了我的童年

是你们的汗水沐浴了我的青春

是你们的目光明亮了我的道路

是你们的教诲殷实了我的行囊

 

院子里那棵苦楝树的小白花

在黄昏里纷纷洒落

邻家的炊烟

缠着海风爬过我家的篱墙

慢慢地弥漫了整个庭院

老屋的屋檐下

两只燕子正修建着它们的暖巢

曾经的欢歌笑语

如今只有父母留下的拐杖

和那只小船的木桨

烟雨中被青苔暗暗沧桑

 

圆缺日月  烟雨清明

天地大恩  父亲母亲

 

回到迈特村我放缓了脚步

 

下午三点的太阳

把村庄晒出了陈年旧味

回到故乡,亲亲土地

和牛羊们走在同一条小路上

呼出滞留胸间的浊气

心中似有莲花绽放

 

青壮年大多进城务工了

收割后的田野少了弯腰劳作的乡亲

只有几头老牛慢悠悠地啃着青草

一群鸡鸭在大榕树下觅食

几位老人在祠堂的墙根晒太阳

 

错落在田地和海岸间的几片防风林

层迭苍翠  常常栖满了候鸟

城镇在向村庄缓慢地迫近

但此刻,南海的涛声阵阵涌来

在迈特村,在故乡的土地上

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

 

孩子的心愿

 

陈澎、畔吟、陈好雨

三个小孩子

回到故乡迈特村玩海

 

退了潮的海

沙滩平缓辽阔如广场

满滩都是拂面的微风和秋阳

他们追逐、嬉戏

不时在波浪中把自己摔倒

 

远处的海面闪烁着一片金光

几艘渔船正驶往远方

把孩子们的心引向更远的海洋

 

他们倒空矿泉水灌上满满的愿望

往大海的远处抛去

陈澎说要漂到美国

畔吟说要漂到天上

好雨说漂到山东姥姥家

 

两个装满了愿望的瓶子漂远了

好雨的却被海浪打了回来

她再奋力抛出

双手合十,立在水中

默默地注视着她的心愿

 

我似乎感到大海加重了翻腾

几朵湿湿的云把泪水落入了大海

孩子的祈盼将所有的目光抬高了半寸

我知道她对姥姥的真诚祝福

已如涛声传遍了大海

 

风中的故乡

 

一颗树

向我发出春的请柬

邀来夏的歌唱

秋日,阳光在果实间流连

坐在果实压弯的树枝下

人的辛劳  化作了甜蜜的笑脸

 

当雪落下,冬天到来

那棵最初的树

故乡般站在大地上

把风中的鸟巢

一一揽进了温暖的胸怀

 

心灵的归航

 

有一天

如果我累了

我会回到出发的地方

犹如一位诗人心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忘记城市灯火的璀璨

忘记曾经负我的诺言

在风找到我

云找到我

夕阳找到我

我找到我之后

回想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

尽情地汲取阳光、海的味道

让那蓝色的因子

再次纯净地流淌在我的心间

 

在心灵和脚印一起归来的海滩上

听鸥鸟的鸣叫

沐浴海的阳光

将浪花轻轻吟唱

2017-07-06T15:05:57+00:00 2017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