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母亲

——写于2016年5月8日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十年里,无数关于母亲的梦,都是母亲辛勤劳作的场面,可我知道,母亲并不是只会做家务的人。

喜欢读书的母亲。母亲家务缠身,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很少见到母亲读书。其实母亲很喜欢看小说,记得我十几岁时,二姨来我家,母亲和二姨聊了一晚上红楼梦,虽然我听不懂,但林黛玉和睛雯的名字我是第一次听到。她们俩人谈论谁是谁的影子,直到粉碎四人帮,我才从俞平伯评红楼梦中知道所谓的影子学说。记得有一年母亲回家探亲,返回时路过安达县,还带回了大伯家的小说,一有空闲,母亲就会躺在床上看一会儿,那时候我们并没有注意母亲看的是哪本小说,母亲也没和我们谈论小说的内容。当我们兄妹都长大成人后,每次我回家探亲都发现母亲有小说看,至今不知那些小说的来源,估计都是从老姐妹那里借的吧。

喜欢音乐和戏曲的母亲。我很小的时候,常听到母亲哼唱歌曲,能记得歌名的只有《红湖水浪打浪》。文革后期,晚上时常放电影,记得一次演京剧《沙家浜》,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一位任姓大娘说看不懂,母亲就给任大娘讲了一路沙家浜的故事。有一年,家里贴了好多年画,一张画是一个戏曲的剧照,往往由八到十二个画面组成。母亲对着画面,给做客的大娘婶子们讲《乾坤带》、《打金枝》、《朝阳沟》等剧目,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这些经典的戏曲故事。

母亲喜欢花草。我六七岁的时候,家里租住公房,公房是地主的老屋,里外屋之间是用厚松木板做的间隔,很气派,可是窗子却是用大片窗户纸糊的,透光很少,只有中间装了A4纸大小的一片玻璃,母亲用冻辣椒的红外皮剪出一枝梅花,贴在那片玻璃上,红艳艳的,我对红辣椒皮能剪窗花好奇了很多年。我上小学时,每当春天红刺梅盛开时,母亲都会让我折几枝开了几朵花的树枝,插在装满水的罐头瓶中,家中的芬芳会持续好几天。母亲喜欢菊花,窗台上摆着三四盆菊,冬天里菊的叶片灰灰的干干的,到了开花的季节,那黄色和褐色的菊花却十分好看。

母亲还会做手工。做得最多的是为我糊作业本外壳。二月二龙抬头,母亲用线把芦苇管和叠成八边形的彩色皱纹纸片串成长长的串,挂在屋里,随风摆动时会发出轻轻的声响,母亲说这是龙尾。在端午节时,母亲用各种彩色手工纸叠葫芦,用线串上葫芦和彩带,线的上部绑在新鲜的艾蒿枝的尖稍上,艾蒿根部插在房檐下,葫芦和彩带随风摇摆,花花绿绿,极具节日气氛。

母亲的操劳是为了养育儿女,母亲的爱好才是母亲的真性情,母亲为了儿女牺牲了太多的自我。

在母亲节之日,谨以此短文纪念母亲。

(作者 高大明)

2016-05-10T16:18:11+00:00 2016年5月10日|